2005年10月17日 星期一

《名家專論》未來的開創是一樁很爽的事

【作者:崑山科技大學創意媒體學院院長李天鐸,全文轉載自 94/10/9 中國時報 A4 版】

在歐洲訪問期間,法國高等美術學院(ENSBA)的國際學術主任維若妮卡蓋兒表示:「我們學院的教師七成以上是來自法國以外的地區,我們希望藉由高度異文化的師生組合,能持續擦出不同於傳統的火花。說到傳統法蘭西,我們有太陽王路易十四的輝煌,有拿破崙時期的鼎盛,有印象派畫作的風騷等,但那是既有的歷史、是過去,現在我們關注的是未來獨領風華的法蘭西文化是什麼!」 直到冷戰結束前,許多國家總是以一種擬似「貨櫃」的概念(借用德國社會學者尤瑞貝克的詞彙),來具象化的驗證自身。也就是,國家被類比為貨櫃,其長寬是以領土為基礎,高則是發展時序,三者相乘後界定出一個「容積」,然後再動員國家機器(教育、媒體、社團組織等)為它充塞一套集體的認定:這是祖先打拚的地方,未來我們安身的園地。而文化則被選擇性的標榜出來作為這套國族認定的表徵,以用來區分了我國與它國,並凝聚了休戚與共的共識,作為開創國家財富的動能。而其擴充的手段主要是暴力式的征戰掠奪。

如今冷戰早已結束,在 WTO 的規範下,全球已成為一座競技場。國與國間自然與人為的藩籬漸次消弭,人員與物資的流動加劇,而國家財富的累積已很難再訴諸船堅炮利(美國除外),取而代之的是自然資源、生產製造、技術服務、創新知識的效益組合與貿易競爭。文化亦從國族殿堂中挪移到經濟領域,成為一項突創國家財富最前瞻的產業。這種情境,對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只是競爭形式的轉換(由掠奪式的殖民到經濟文化的後殖民),但就內部資源短缺,地狹人稠的台灣而言,則是一種新運作範式的嚴峻挑戰。

因應這個挑戰,需要的是,國家內部必須具備高度的集體認定,並且能將這股認定轉化為國際經略的能量,就像人口與地理環境均不如台灣的荷蘭。荷蘭很少為過去幾百年來內部族裔、語言、宗教等引發的仇恨而爭吵不休,它一致的信念:與大海爭地求共存,與列強爭利求國富。反觀我們則不一樣,整天把自己鎖在「貨櫃」裡,每到選舉就高唱悲情,做貨櫃內(正港台灣/本土原生)與非貨櫃內(非本土生/中國外來)的清算;選舉過後就高呼和解,然後下一回選舉就再來一次清櫃,周而復始,內耗不斷。

同樣是強鄰環視,幾百年來飽受欺凌的比利時,在訪問它位於安特衛普的服裝設計學院(FFI)時,學務主任瑪西亞倒有一番耐人尋味的說詞:「比利時有一段坎坷的歷史,這也造就了我們的開放性。這裡從來就是各式文化匯聚的場所,我們的學生也來自世界各地,我們也要他們到各個種族文化中去搜尋色彩、顏料、織品、圖飾等,作為創作的素材。... 至於說創作出來成品的文化歸屬,在比利時做的,自然就屬於比利時的嘍!」這是一套完全不同於台灣島國悲情式的文化觀點,卻也是台灣未來最需要的文化思惟。

台灣的未來在國家貨櫃外的國際競技場,這是無可避免的現實。但人類歷史上,還未曾出現過一個天然資源短缺、內部紛爭又不斷的國家,而能成為世界上強盛文化輸出要角的。我們是不是在撫平過往族群創痛之餘,更應全力的思索台灣未來的財富與文化形貌該如何。我們要有一套「急轉彎的」思惟,把未來的開創看成是一樁很刺激、很爽的事,勇於打開國家貨櫃的框限,鼓勵人員雲遊走動,吸納四面八方的精髓,幻化為美學產品,既做文化的輸出,又賺取外匯,豐富國家貨櫃的實質。如此,回過頭來,過往的悲情與政治死結才能獲得真正的寬釋。

延伸閱讀:
馬達牌台客論
馬達牌台客論續篇 - 台客文化武器說

2005年10月13日 星期四

馬達牌台客論續篇 - 台客文化武器說

在革少「台客搖滾想面對中國春暖花開......」這篇文章裡,從音樂產業的專業角度點出台客搖滾進入中國市場的困難點,俺認為這樣的務實思維正是咱們目前所需要的。其中提及台式藝人由於分屬不同經紀公司難以統合,可以說是草擬行銷策略時常用的 SWOT 分析中的 W - Weakness (弱點),而觸及中國敏感政治神經一點,則應是 T - Threat (威脅) 了。

馬達想試著進一步補上 S - Strength (強項) 和 O - Opportunity (機會),也得藉分析逐步堅固俺的「台客龍捲風」理論。‧Strength - 富包容力、融合力與再生創造力的到地內涵

伍佰在台灣製造這首歌正是在宣揚這一個屬於台客的、「叼肉」的驕傲優勢:

鋼板羅西亞來 義大利太魯(磁磚)來
加拿大木材來 澳洲的石阿來
荷蘭的紅毛土 磚仔用台南土
攏乎咱摻摻做伙(混在一起) 嘿咻嘿咻每間攏是
台灣製造 台灣製造
隨人照號 台灣製造

客話唯中原來 台語唯福建來
那魯啊依啊灣嘟用來唱歌是嘛真精彩
國語是北京話 最近越南嘛有來
攏乎咱摻摻做伙 嘿咻嘿咻人人攏是
台灣製造 台灣製造
攏總是台灣製造 台灣製造
隨人照號 台灣製造

這份具能量的內涵其實是結果,是咱們在這片土地上所共同經歷演化粹煉的成就,只是過去尚未成型,或被蒙蔽忽略、甚至輕視而已。10/9 在中國時報《名家專論》讀到一篇非常好的文章:「未來的開創是一樁很爽的事」,崑山科技大學創意媒體學院院長李天鐸執筆,「同樣是強鄰環視,幾百年來飽受欺凌的比利時,在訪問它位於安特衛普的服裝設計學院 (FFI) 時,學務主任瑪西亞倒有一番耐人尋味的說詞:『比利時有一段坎坷的歷史,這也造就了我們的開放性。這裡從來就是各式文化匯聚的場所,我們的學生也來自世界各地,我們也要他們到各個種族文化中去搜尋色彩、顏料、織品、圖飾等,作為創作的素材。... 至於說創作出來成品的文化歸屬,在比利時做的,自然就屬於比利時的嘍!』這是一套完全不同於台灣島國悲情式的文化觀點,卻也是台灣未來最需要的文化思惟。」(註一)

包容、融合、再創造,如今在眼下發生的台客意義翻轉工程,正是這一份印證於西方世界的可貴長處,從晦暗、悲情,到自我實現、自信彰顯一個活躍的象徵。

‧Opportunity or Threat - 具共同文化基礎的對岸?意圖吞併的敵國?

蝴蝶振翅,可能引發半個地球外的風暴,中國是機會還是威脅,端看當下的作為。

我們知道中國政府每每壓縮台灣國際空間的面目可憎,我們知道在網路世界只要講台獨難免會與強硬派的中國朋友來個洗版大混戰;但是否知道,2003年中國這個「敵國」貢獻了我國三分之一的出口,兩百四十四億美元的順差,及至少 30% 的經濟成長,若沒有這個「敵國」,台灣在2003年將對全球逆差七十多億,經濟成長率少三分之一,2004年十月亞洲開發銀行的年度展望報告中,亦特別分析了這個「敵國」,若經濟成長降溫一個百分點,全球經濟將衰退 0.12%,而台灣更將衰退 0.4%(註二)。

六月去上海時,和我們公司配合的一家台商工廠老闆吃飯,工廠在廈門,他談到廈門所處的福建,南有珠三角北有長三角,人才、資源都往兩邊流,因此省級主管單位的競爭策略竟是設定與台灣靠攏,以力阻邊緣化;雖說不上是多創意的思維,但其中的彈性讓俺耳目一新。回頭看,咱們自己呢?

在天下雜誌第329期李怡的專欄「中美台關係:自我實現的預言」提到,「當你預言一件事要發生,這件事就會在你的推動之下『自我實現』。... 引伸到中共的軍事崛起,『當你視中國為威脅時,中國就會成為威脅』。」相對地,「用戰爭手段解決台獨問題,『不一定會消滅台獨,反而可能讓台獨坐大。』... 顯然,中國內部也有了『自我實現的預言』的想法,也就是『當你視台灣為台獨時,台灣就會成為台獨』。」當台灣政府視中國為機會非敵人,而中國政府也以「整合」、「爭取人心」取代武力征服的意圖,我們能否取得對等溝通的權利與位階?還是在慌亂爭吵中等著被收編?

面對中國,俺認為關鍵態度仍是異中求同,但必須是更大格局、更具創意思維的異中求同,拋開統獨議題等現階段無解的糾纏,具共同文化背景的中國可預知將是台灣最易揮灑的舞台。

‧總結與分析 - 台客文化武器說

經融合再造的、有到地台灣味的,訴說著這塊土地上所發生故事的創意文化產品,也因為在地的連結,必定摻雜著與對岸共享的文化脈絡,而俺認為這就是切入中國市場的利基。

若台流偶像劇、台灣電影、台式音樂能在如台客搖滾這樣的品牌帶領下得成功出口,俺認為這種在文化上潛移默化的優勢,就算台灣在政治上、軍事上、國際空間上吃虌,也將為我們取得一定程度的籌碼去爭取和平對等的未來。我想,這比整天幹來譙去然後棉被裡打手槍爽得多吧~

如果 SWOT 分析只做到這樣,俺遠在英國的教授可能會砍了我的頭,但不才的馬達所知有限,因此再一次野人獻曝,想把自己的論點當成開放的原始碼,企盼大夥兒發揮創意思考的精神再提出更多關於台灣、台客品牌行銷中國、世界的優劣勢,兩岸以致於東亞、全球市場的機會與威脅,交錯分析以獲取未來可能實際的作為:
S+O - 如何大肆擂鼓揮軍搶得先機;
S+T - 如何謹慎行事避免浪費氣力;
W+O - 評估是否值得將短處養成優勢;
W+T - 沒啥好說,別拿雞蛋碰石頭!

‧‧‧‧‧‧‧‧‧‧‧‧‧‧‧‧

前篇:馬達牌台客論

註一:這篇文章真的很棒,怕哪天在中時的鏈結給移除了,所以全文會轉載在下一篇以餉各位台客!
註二:數據摘自天下雜誌第312期專欄「扭曲資訊,危機不會消失」,作者李紀珠,p. 46。根據經濟部國際貿易局資料,近兩年來出口比例與金額仍持續上升。

2005年10月5日 星期三

馬達牌台客論

關心「台客」議題的朋友,相信一定看過一張所謂台客的「示意圖」:掛金項鍊、穿五分袖七分褲,一手西瓜刀、一手煙... 這是台客嗎?不是。若要看圖說故事,老子也畫一張來闡釋俺的台客論述:
台客龍捲風理論
經過長時間的思考(包括如何具象化),這就是俺再一次受「台客盟主」伍佰啟發的嘔心瀝血之作:「台客龍捲風」理論,她是動態的,是從當下跨入未來的,是有力量的,最重要的在於:這是可能的;而這套論述必須套在咱們教育部長杜正勝的「同心圓」史觀之上才能完整。何謂同心圓史觀?即是以台灣為核心,從台灣出發、認識台灣,進而才了解中國、了解世界。先概略解釋「台客龍捲風」的意涵:
始於認識自己、認識腳下這塊土地,坦誠地挖掘專屬台灣的本質,在這樣人和土地的互動中彼此相互充實,建立無可動搖的到地自信與信任,凝聚「台灣勝出、成功在我」的向心力,至此必有一股「台」的旋風成形,而歷經翻轉的「台客」精神將可能成為引領風潮的指標,也可能隱身在廣義的台流中,但據此精神轉出的 MIT、DIT (Designed by Taiwan) 品牌如台客搖滾、台灣電影、台式偶像劇、台灣料理、如浴血鳳凰的台灣農業、紡織業... 將以不得不發之勢,藉共享的文化背景從立足的台灣切入中國、刮向東亞以至於世界!
‧挖掘共享的驕傲

杜部長理論的核心:「從認識台灣、瞭解自己開始」,俺是非常認同的,而從哪個角度切入,我想可以是歷史文化,可以是物種環境,可以是經貿科技,但以培養自信、凝聚共識為目的,來執行「認識自己」對咱們來說這麼要緊的一件事,正確的態度 - 一個大氣的、異中求同的態度 - 是關鍵。

在我們這塊不大的土地上,關於國家族群認同的爭論似難止息,大夥兒各有各的論點,坦白說都難脫是非黑白我切你割的窠臼,每到選舉更是火上加油,混蛋政客的操弄有其利益標的自不待言,但小老百姓在這樣的對抗中被蒙蔽,看不到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我他媽說服不了你,你也說服不了我,要我認同你,妳來認同我,就像要蔡康永愛上徐熙娣、或要洋基迷喊紅襪加油一樣的:不‧可‧能。

veryme 說的好:「這種事情好像每次談到最後就是族群、階級或南北差異,主要是因為我們對於台灣、台灣人或台的認同,僅建立在國家認同、族群認同、語言或生活習慣方式。卻不是生長在這片土地上的這些年,大家在共同經歷重大事件、文化交流、時間薰陶、生存壓力,在人文與自然環境的形塑,所形成的共同特質、背景與默契。我想,這才是我們該引以自豪的台,兼容並蓄的台,也才是能夠包含新舊住民的台。」異,是該面對而非撩撥,而生活在一個島上所享有的同,無論自然人文,是否更應用心珍惜而非視而不見?

大學念的是動物系,升大四前的暑假,和實驗室的研究助理到花東山區做農委會的台灣彌猴普查,六天五夜在海拔零到兩千公尺間數條人煙罕至的林道五上五下,雖然第三天腦袋裡想的是「媽的... 我怎麼會在這裡」,但當時一天內目睹從溫帶到亞熱帶的獨特景致,在不知名山澗嚐到勝過玉液瓊漿的沁涼溪水,往後的日子每每在我疲憊不堪時浮現腦海舌尖;何其有幸,這座美麗的島嶼是俺的家鄉!

非廣告,在老爸督促下看天下雜誌,雖總是落後三期以上,但也看到了太多值得台灣人驕傲的故事。第312期講到「元氣產業」,裡頭介紹一家在紡織業界耳熟能詳的老公司「台灣百和」,主力產品從黏扣帶(俗稱魔鬼氈)到鬆緊帶、鞋帶,其中黏扣帶的產值是世界第一,目前世界前二十大運動鞋品牌都是台灣百和的客戶,曾有媒體形容,「少了台灣百和,喬丹也飛不起來」;這家公司在工研院和農委會的協助下,透過奈米研磨技術,成功開發具遠紅外線、除臭和增溫功能的台灣竹炭紗。「它(竹炭紗)從無到有的誕生過程,正是一個中小企業努力扎根台灣的故事... 在傳統產業紛紛出走之際,台灣百和選擇根留台灣,五百八十位員工沒有一位外勞,而且平均年齡只有三十一歲... 董事長鄭森煤說,『這樣才不會有技術斷層,才可以永續經營』」(p. 182)。

最近的329期「設計力讓台灣企業翻身」,第123頁介紹一位二十七歲的設計師黃嘉祥,將阿媽的紅花棉被套裁成富時尚感的禮服,以長壽煙盒構想男性電腦包,他是2000年 ELLE Young Talents 第一屆服裝設計選拔第一名,以及2001年 Ferragamo 甄選世界年輕設計師時,入選為世界年輕設計,他的高跟鞋作品因此被義大利佛羅倫斯皇宮永久收藏。他在美國流浪兩年的時間,接設計案外,也學語言、表演、音樂劇等,也因此「摸清楚自己的形狀」,知道不能一味模仿西方,也知道東方文化的可貴,「我很『哈台』。」

其中最令我動容的是今年元旦第314期「蕃薯戰士」,以成衣大廠台南企業為題:「他們是冒險家,從 CEO 到六、七年級生,以超強適應力與彈性,深入落後貧瘠、仍有戰亂陰影的柬埔寨、印尼和約旦,為台灣中型企業闖出一條新路。為了達成極度壓縮的交貨期、排解不同國籍工人間的衝突,甚至得隻身面對罷工引發的暴亂...,沙漠中、火山旁、荒地上,他們歷盡人世辛酸,有笑有淚。年營收七十億的台南企業,正是台灣傳統產業絕地求生的縮影。這群冒險家跑在政府前面,逆轉台灣被邊緣化的無奈,正在寫下一頁一頁傳統產業全球佈局的『突圍』傳奇。」這篇專訪俺誠意推薦各位一觀。

這樣充滿生命力的禮讚絕不只在一本雜誌,也不限於紡織業(歹勢,俺做這個的,舉例自然集中些),而是在台灣各個角落各行各業不斷上演。前幾天看到台灣的自尊排名在全球倒數之列,姑且不論是否有取樣誤差或任何可能的偏頗,台灣人普遍缺乏「身為台灣人」的自信似乎是真的,但也相對凸顯了認識自己的重要。站在這個最壞、也是最好的時代,無可諱言,萬事起頭難,這個階段是最困厄最辛苦的,但若得自其中生出共享的自信、共識與默契,以台為傲,以台為尊,台客浪潮自有其風生水起的原動力。

‧相信自己 叼肉的台客精神

就像伍佰說的:「拿我自己來講,我到今天都可以把下巴抬起來做音樂,就是因為我做到『認識自己』、『承認自己』、『相信自己』三件事情。我把西方的音樂拿來用,可是不就它的規格,唱出有自己氣質的曲調不會尷尬,也不會覺得不好意思。有些人唱自己的歌會感覺尷尬,所以要把一些外來的象徵符號或形式強加在自己身上,那他的歌一定『無叼肉』(台語) - 音樂的味道不會附著在他的骨頭上。」(摘錄自台客表演‧如何台客‧怎樣搖滾?

上禮拜花了八百塊去聽紡織展的一場演講,講者是法國一家流行趨勢公司的總監,最後現場有人提問,請教台灣品牌該如何切入歐洲市場,她回答要塑造這樣一個國際性品牌的兩個建議:honest (誠實) & culture (文化)。登時覺得和反覆思考的台客理論有了紮實的呼應,有人說「全球化就是在地化」,應該就是這個意思;隔天再去逛了展場,看到一個台灣形象專區,掛出來的是傳統信仰的神祇刺繡,原住民的格紋圖騰... 並非沒有台灣的味道,但這似乎仍不足以攫取消費者的心,套句伍佰的話:不夠「叼肉」。因此俺歸納:「叼肉度」正是台灣面對全球超限競爭的關鍵之一,夠叼肉,一個品牌才擁有更深的在地內涵,也才有足夠的能量傳遞屬於台灣獨特的氣味。重新賦予意義的台客,俺認為就有這樣的契機。

有人說台客是貼標籤,俺覺得想太多了,台客精神,就是台啊,就是台灣人自信的延伸,因著去發夢、去打拼屬於自己的未來,活出叼肉的自己,進而做出叼肉的產品以突破格局行銷全世界。「... 我不喜歡你們說台客就是那些人,我真的不喜歡這個樣子。我喜歡它是一件浪漫的事情。我舉一個例子,鳥要把花戴在牠的頭上,你覺得花很重會把牠壓垮,但是那隻鳥覺得自己很浪漫。所以台客為什麼要帶一個金項鍊那麼大條很俗、很醜,但是他覺得那很浪漫,他喜歡這個樣子。」(摘錄自無非是抱著一個夢 - 伍佰、豬頭皮、林暐哲談「第二勢力」〈三〉)前一陣子我在「從『關係』看媒體企業化經營的迷思」這篇文章裡提到一個認知心理學的實驗,東方兒童傾向將猴子、熊貓、香蕉中的猴子和香蕉歸為一組,而西方兒童則傾向將猴子和熊貓放在一起,咱們習慣以「關係」論斷事情,雖俺認為在某些方面有其人本的價值,但很多時候卻易於蒙蔽該事物或事件的本質或被其表象蒙蔽,台客這件事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讓咱們眼睛換個角度看台客,或許是一份尚未成熟、自以為是的浪漫,但俺相信絕對值得投入更多的在地元素,塑造更豐富從相信自己而來的內涵,「台客」這個「有叼肉」的品牌,俺大膽預言將會在對岸、東亞,甚至全球市場發光發熱!

或許你以為「台客龍捲風」是癡人說夢,嘿,有何不可呢?

‧‧‧‧‧‧‧‧‧‧‧‧‧‧‧‧

續篇: 馬達牌台客論續篇 - 台客文化武器說

12/21 感動後的衝動分享

上週六南下朝覲後,內心暖意澎湃,老大賦予的強大精神力量,甚至是支撐俺經營事業的信念,所以一股野人獻曝的衝動,剪輯了老馬達一年前參加電商大賽的初選和複選片段,當時分別用了兩首歌和台下聽眾分享、共勉:謹此恭呈,獻給老大。 附上當日歌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