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25日 星期一

與伍佰相遇 (十四之一) - 幽微中的溫暖

記得看過 Discovery 頻道的某個古文明介紹,對節目中一位人類學家的話印象深刻:「人類千百年來並沒有什麼進步。」
週遭的喧鬧 - 各式廣告關於成功定義似是而非的洗腦,手機鈴聲不時切割早是難以連貫的思緒,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的新聞播送執行使人腦殘的催眠... - 讓人的每一刻當下在理當飛向自己存在的途中,經常落入了虛無,如網路傳輸的封包,掉了愈多訊息也愈茫然,每個該是獨一無二的個體,竟有了相似的面貌... 一個失去意義的亂碼組合。

怎麼辦?世道幽微,吾等小民唯有站在巨人的肩上!《純真年代》,是將來狀態溫暖的想望,也是眼前破繭而出的力量。伍佰以第一首我只要... 如暮鼓晨鐘地擘畫了重返純真年代的道路:

你想開什麼樣的車子
你想住什麼樣的房子
你想穿什麼樣的衣服
你想要什麼樣的牌子

你想要用多久的堅持
換取心中理想的消逝
你想你是不是會覺悟
世界完全不照你意思

追尋著它若沒有它就沒意義
追尋著他若有了它也沒意義
追尋的意義在於追尋那追尋
呼吸的快樂就是呼吸那呼吸

我只要
和我相愛的人在一起 死心塌地
我知道
我幻想的都不可以 沒有關係

一生你吃多少條茄子
一次你要多大的面子
一被子你想要有多少個孩子
一棵樹要多少片葉子

法國大哲帕斯卡 (Blaise Pascal 1623 - 1662,流體淨力學最基本原理「帕斯卡定律」的發現者) 曾道:「我們極少想到現在,而且假如我們想到的話,也只是想藉助現在來安排未來。現在永遠也不是我們的目的,過去和現在都是我們的手段,只有未來才是我們的目的。因此,我們從沒有真正生活過,我們只是在希望著生活。由於我們永遠都在準備著能夠幸福,所以,我們就必然永遠也不會幸福。」

死亡的恐懼為何如此巨大?擔心終點前還沒吃足一千兩百三十八條茄子?
我們追求的到底是什麼?幻想中那吃到第一千兩百三十八條茄子的滿足感?
茄子是否真是你想吃的?
找到你愛的、讓你幸福的人和做的事吧!每一刻都會是永遠;面對死神的威脅,也得更自在。

「我不喜歡有計畫性的歌曲,不有趣。」寫歌時,伍佰只想著歌曲大概的氣氛,其餘的就以無設限的輕鬆方式,把空間留給與 China Blue 的長年默契... 「我沒有要給你 high。這首歌就是一個句點。錄音時一次就錄好了,Dino 打完之後還大笑~ 因為他覺得自己打得太好了!因為錄進去剪不掉,就收進去了。」(節錄自官網)
各位,一定要留心聽最後 Dino 豪邁的笑聲,直可謂畫龍點睛!

俺最痛恨的,莫過於種種積非成是、昔是今非的框架,在尋訪純真的途中,這些絆人的陷阱必須被解構。痛恨,因為自己被攫住、羅織在順從與對抗的掙扎中;因為痛恨,也才如此癲狂地愛上這首海市蜃樓

牆上畫 雨點朵朵
風中沙 卿卿我我

綠洲的樹 都燒了火
我的眼睛 看不到我

救救我 輕輕說
我不是在一個海市蜃樓
眼前的恐慌就是生活 沒聽錯

用言語將我抹去
飄回我應有的大地

救救我 輕輕說
我不是在一個海市蜃樓
眼前的混亂就是生活 別胡說

用言語將我抹去
飄回我應有的大地

救救我 輕輕說
我不是在一個海市蜃樓
眼前的恐慌就是生活
沒聽錯 別胡說 救救我 救救我

海市蜃樓的主旋律,高高低低的,完全不是流行歌曲的樣子;都是半音和半音之間的角落爬起來的,會讓我很 high!這些是我逃脫原來東西框框的方法,一種很愉快很 high 的方法。」(節錄自官網)
「曲中有詩,詩中有畫」,伍佰出神入化地將現實與幻境間的那一條線撐大為一襲畫布,崩解轉化的景物自其中躍然浮起,隨突破格律的大量半音舞出驚喜的美感,似乎最輕的碰觸就會粉碎的我,原來如此真實地存在著。

待續...

中篇:與伍佰相遇 (十四之二) - 幽微中的溫暖
下篇:與伍佰相遇 (十四之三) - 幽微中的溫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12/21 感動後的衝動分享

上週六南下朝覲後,內心暖意澎湃,老大賦予的強大精神力量,甚至是支撐俺經營事業的信念,所以一股野人獻曝的衝動,剪輯了老馬達一年前參加電商大賽的初選和複選片段,當時分別用了兩首歌和台下聽眾分享、共勉:謹此恭呈,獻給老大。 附上當日歌單: ...